纪录片之家-欢迎加入小家!

 找回密码
 加入小家
查看: 1679|回复: 6

[原创] 莫璃传

[复制链接] x 0
发表于 2017-5-16 00: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蕾西在整理行李,莫璃在帘幕后面窥探,吮着手指,嘴唇有点微微发抖。18岁的生日要看着母亲整理行李箱准备远行把她远远地抛在脑后。

莫璃看着自已双腿像传说中的美人鱼一样粘连在一起,可惜,没有美人鱼的美只是形容可怖……她还记得滚烫的水灸烤肌肤的痛感。她有时会奇怪6岁的人记忆不是应该模糊不清的吗?或者是痛感刺激了记忆神经,也或者是蕾西常和人提起这事儿,是津津乐道的口吻——蛮不在乎,仿佛是不相干的人的趣事。蕾西、莫璃像外国的名字,都是化名,是她随手打的的——只是好看而已。但痛感是真的,莫璃多么那‘痛感’也是随手敲的字组,可以变得苍白没有住何意义。

外面春日的暖阳正在变灼,莫璃还在颤抖,帘幕让她的脸半明半暗——像多年前那部该死的《无极》中刘烨演的角色。蕾西整好了行李出门去了,春阳中她回首说再见,只是再见没有别的。莫璃隐在帘后没有去接那句告别,事实上她也不知道怎么去接。18岁的生日,没有人记得——莫璃仰望着春阳有点恍惚自已的生日是不是真的在春天,仿佛更像在冬天——12月27日——蕾西那天把她放在澡盆里一壶开水从天而降——“那时怎么我竟然忘了渗凉水了”蕾西常跟人如此说,然后莫名地笑起来仿佛干了件蠢笨而可爱的事儿——或许那天才是她的生日,莫璃如此想——命运嘲弄地重生。春风抚面,莫璃觉得自已像在童话里;不过这童话是暗黑系的带着诡异的色彩。

莫璃静静滑下椅子,躺在地上——水泥地有别样的幽凉、腥香;双手仿佛水草一样漫舞着挥过飘过去,眼前光迷、影乱,她的‘鱼尾’微微摆动着——“美人鱼在黑色的海洋悠游徜徉”她轻牵唇角展露迷离如梦的微笑。脑海中闪现电影《如梦》的片段——吴彦祖和袁泉在空旷的广场舞着,冷色柔光中别样柔情似水、美丽不可方物。这部口牌极烂的电影,莫璃却独独情有独钟——迷离、恍惚、旖旎温柔——电影;声色之梦。毫无疑问这部电影在她那儿是合格的,似乎还是优秀的。就像她自己的化名——莫璃;莫去,莫离;逝远,故往——不可名状、无以定义。

父亲依旧还在睡——睡得不知春来秋去;莫璃时常疑惑他在12年间就没有醒过,只是偶尔梦渡下。他常唠叨她像个鬼、四不像,总是冷森森看着人;莫璃不清楚他知不知道自已说这话的时候也很冷……他其实是个好父亲,至少让她自由地活着,衣食无忧。地球上很多人都盼不来呢!他是好父亲,是很好的父亲……

莫璃躺在冰凉灰黑地‘黑海’中,黄昏层层铺落,纤细的手指握着虚幻的橙子——不甜。无香。会像金沙一样在手中溜掉……莫璃不清楚自已是不是真的像鬼,冷森森地?可是不冷要怎么去听蕾西说完她那“蠢笨而可爱”的事迹后的欢快笑声呢?她把玩着黄昏样的虚橙子,神色也被黄昏笼得虚浮浮地,模糊而深邃像传说中美杜莎看一眼就能让人魂飞魄散变成冰冷的石像……事实上她快要不‘冷’了,很快…视很快…

蕾西每年都会出去旅行一两次,很奇怪,莫璃始终没搞清楚她家到底是贫穷还是富有?几年前的破T恤夏天穿了冬天还当内衣穿,也没想过换——父亲一天一包中华烟,母亲隔天差五搓麻将输个一两百块说起来也好像是毛毛雨的样子。家里电视是最新款,放电视的却是个陈旧破五斗橱——80年代蕾西的嫁妆。墙上贴着不算过时的壁纸,地上还是黑水泥。嗯,这个世界很荒唐,莫璃舒展着身体环顾四周如此想……

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莫璃19岁的某一天忽然被这诗戳一下心隐隐地但非常疼,她双手交握着回来在鱼尾似的膝上搓着但还是不受控地颤抖着感觉欢手的肌肉都是麻木的偶尔针扎似的一阵疼。蕾西坐在对面怀抱着新生的小女儿逗弄着无比欢喜——周围的一切都是新的,新搬的房子、新的电视柜、新的木地板,现在她连‘黑海’都没有了——‘美人鱼’?狗屁!不过这世界就是荒唐,蕾西年近五十居然还可能怀孕生产,莫璃像她父亲说的‘冷森森’看着一切,她困惑着父母也看出多相爱怎么会那么大把年纪还会搞出人命来呢?莫璃想着想着不禁笑出了声,蕾西抬头瞥了她一眼然后抱着女儿慢悠悠出去了——“越来越神经了…”她任由自言自语的叹息轻飘飘地吹进莫璃的耳朵,它们从耳朵后就变成了针而且分头行动,有的上蹿刺进了大脑,有的下跳悠游全身时不时地在某个转弯处刺一下。莫璃更加欢快地笑着,雀跃欢呼直到喘不过气来,整个世界在她面前一层层淋漓、剥落、腐烂。正午的阳光照耀着她的面色透明得闪闪发光,就像照在一面绞动地青光闪闪的果果刀上一样寒冷而光影迷乱——她坐在窗边手里削着萍果,妹妹两岁了,可她忘了自已几岁了——也忘了这个年纪的人通常会做什么?上学?工作?恋爱?生命中最好的年华啊金铸玉琢一般——吃着削好的萍果看着满地乱爬的妹妹她又笑了,萍果的汁液流荡在口腔中清甜中渗着腐烂的滋味。莫璃预想着这个在地上乱滚的肉团儿在她这个年纪会怎样——或许还在上学,会谈个无疾而终的恋爱,偶尔和闺蜜搞点小磨擦,也许还会找她这个姐姐诉苦……她想着想着手就流血了,刀子划破了肌肤——血,延着手腕绕出美丽的红丝带淋落到地上晕染出了花儿。她咀嚼着萍果全无知觉,只觉得窗外的阳光很刺眼让她莫名奇妙地落了两行泪……蕾西抱妹妹去洗澡了,她像往常一样时不常地喊:“嘿,别忘了渗冷水!”她完全忘了现在家里用热水器,有时真想妹妹也让蕾西兜头浇盆开水,很恶毒的想法,不过她很喜欢自已的恶毒困为减少些心里的痛苦——这么恶毒的人怎么会有好报呢?所以自已是罪有应得!——莫璃挥着刀手舞足蹈,手上的血还在弯延着像一连串魅惑地吻痕;最后看不下去的父亲拉她去了医院。

父亲说:“你越来越不正常了。”
“是吗?”她笑“你们就正常?!”说完,嚎陶大笑起来也不管周围有多少人看着。“神经病!”父亲小声嘟囔着走开了。包好伤口时她让医生开了些安眠药说自已经常失眠,安眠药要内科去开重新挂号父亲极不耐烦。莫璃被送到了祖父家住,可惜两个月后还要回来参加妹妹两周岁生日聚会——一堆家里的亲威朋友,妹妹戴着小皇冠发夹像个小公主一样在父母怀里,莫璃不近不远地坐在那里看着喝着果汁面含微笑,她莫名地晃着杯子觉得倒错了饮料自已的一定是酒,因为眼前整个世界都在旋转——转得她快吐了,人影幢幢晃来晃去像一陀陀模糊地色块。临近凌晨客人们渐渐才散去。她说今晚想睡在家里,父母当然不好反对——莫璃抓起手边的半瓶橙汁各倒了一杯递给父母,自已也举着杯子,欢快地说祝妹妹生日快乐!一家人永远这么开心!那一瞬间的莫璃笑得天真无邪……

午夜时分,传说中魔鬼出没、童话结束的时段;莫璃匍匐在地逶迤前行,缺水的鱼尾在木色的沼泽中艰难前行。偶尔的风带来一片月光洒下一汪水色映照她惨白木然地脸上,莫璃偶尔回望那一窗月光喃喃轻笑——莫璃,永远都记得夜色幽光下血泉喷涌的场景,诡艳凛冽,不可方物——她把刀一下一下捅进父母的胸口,第一刀是母亲,莫璃没有留任何地挽回的余地一下子就是心脏,从沉睡中惊醒的母亲发不出任何声响,因为她一手紧紧捂着她的嘴另一手还紧紧握着刀柄绞动着,然后痛快地一拔,蕾西挥身一挺,最后只在窗纱一闪间看见自已的血喷到了天花板也溅到了莫璃苍白的脸上。接着睡在她身旁的父亲以及小儿床上的妹妹……一夜之间,莫璃让家里变成了屠宰场、修罗狱;染血的刀在妹妹身上停留了片刻,可最后还是毫不犹豫地挥舞了下去。人来人往的聚会却没有人看到莫璃往半瓶橙汁里投了一包白色粉末,来之前几天就碾好了放在了包里……
两天后因为浓重的血腥气警察破门而入,他们看到莫璃沐浴在一片血肉之海中,偶尔虚弱地痴痴笑笑……——“竟然没有人看见我下了药。—我就一刀一刀地捅进他们的身体。”在牢中莫璃常常跟狱友这样说,然后会莫名地笑起来仿佛干了件蠢笨而可爱的事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6 15: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梦儿好啊,好久不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17 10: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我邻居。感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5: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纪录片之家 发表于 2017-5-16 15:27
梦儿好啊,好久不见了!

哎,好!有文就抱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19 15: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wt-wsf 发表于 2017-5-17 10:02
好像我邻居。感念

怎么说呢?能和我讲讲不?私信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1 12: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悲,可叹,可泣。希望天下父母善待自己孩子。尤其是自己的过失对孩子照成了伤害,更应该加倍的偿还,关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6 16: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悲,可叹,可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小家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纪录片之家-欢迎加入小家!

GMT+8, 2021-1-26 09:51 , Processed in 0.14164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